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【艳女麒麟俏娇娘】(卷17)作者:喜麟风祥
【艳女麒麟俏娇娘】(卷17)作者:喜麟风祥
 字数:75796


            第十七卷风流丫环泪销魂

              161、悲剧柔情

           3008年6月11日星期五香橙

   「喂~ 死狗~ 鬼王大人大人不计较小人过~ 所以这次放过你!不过呢,惩罚 你一辈子,只能给女人当奴!嗯~ 现在开始,你就是一个狗奴~ 当然了,你会遇 到你命中注定的女主人。第一个路过这里,并且领取你回家的,就是你的女主人 了~ 哈哈~ 」柳红艳抚摸我的光头,在那里风情万种了。

   「鬼姬,你不能这么做~ 嗯~ 你知道我,我只是爱刘思薇,还有淑娟两个女 人~ 我不能这么做,再去伺候别的女人~ 」我痛苦的躺倒在那里,在那里呻吟起 来了。我几乎被打断双腿,瘫软在那里,瘫软在香橙都市的街头。

   「谁会收留一个,被打断双腿,没有人要的河南奴呢~ 就算白给,那些小姐, 姑娘,肯定不会要的!最多就是一些流浪的女乞丐,没有男人的那种~ 哈哈,活 该。你一辈子生活在猪窝里面吧。至于你的两个娘子,已经成为了鬼王的阴魂嫔 妃,你应该听说过吧~ 鬼王最爱美女~ 慢慢享受哦~ 」柳红艳拍打我的脸蛋,就 这么丢下我,离开这里了。

   「喂~ 喂~ 」我痛苦的瘫软在香橙的街头,我重新回到这里,可是一切,如 此的新鲜,如此的惆怅,如此的悲情了。

   「哦~ 我忘记告诉你了,你必须无条件满足你女主人的愿望~ 而且只有满足 她的愿望,调教到我满意了,才能离开~ 如果她不满意,我也不满意,只能留在 这里一辈子接受调教!什么时候合格了~ 什么时候回去给我乖乖的当奴!如果不 合格~ 就在这里一辈子腐烂吧~ 哼~ 」柳红艳风情万种的,离开这里了。而她轻 柔的走过路面,留下斑斑的脚印。

   「吧嗒~ 吧嗒~ 」滴沥雨水从天而降,这里是城市的贫民区,终日生活在巨 大的建筑物阴影下,暗不见天日。而人们匆匆忙忙的穿梭而过,雨伞支撑起来, 还有晃动的靓丽苗条身影。

   「我的女主人~ 嗯~ 」我尴尬的趴在那里,而我痛苦的拖着自己的残腿,就 这么爬行起来。我感觉到,或许肉体上的创伤,或许有痊愈的一天。但是对于我 而言,更加是内心的创伤,以及悲惨的折磨了。我永远无法忘记,那一天的事情, 而我甚至叹息,命运的无奈,以及捉弄了。

   「太可怜了~ 嗯~ 给你1块钱了~ 」一个穿着高跟鞋的女子,从我的身边走 过,而她傲慢的穿上黑色的丝袜还有迷人的裙子。她性感的从我身边穿过,背上 优雅的人皮手提包。如果在过去,或许这样的女子,我不会过多地注意,可是这 毕竟决定了我的生活,让我看看自己的女主人。

   「谢谢~ 谢谢~ 」我在那里呻吟起来。

   「喂~ 别弄脏我的衣服~ 很贵的~ 」她轻蔑的踢我了一脚,就这么离开这里 了。

   「是~ 是~ 」我尴尬的趴在那里,而我全身一种痉挛,一种无奈,一种悲情 了。「女神为什么~ 被折磨和玩弄的,总是我~ 这是为什么~ 为什么啊~ 」我痛
 苦的嚎叫起来,而我感觉到一种内心的悲凉,一种无奈的韵味了。

               麒麟门冬梅堂

   「大姐~ 找到失散多日的少当家了~ 」「哦~ 」吴冬梅坐在那个破旧的舞厅 里面,而她正在那里打牌,她暂时停止了手中的事情,就这么抬起头,甚至不敢 相信了。

   「嗯~ 嗯~ 冬梅~ 救救~ 我~ 」我痛苦的被两个女孩子夹住胳膊,就这么悲
 惨的身体颓废下来了。

   「放开他~ 」吴冬梅一声令下,顿时两个女孩子松开了我。「扑通~ 」「啊~ 」我痛苦的跪倒在那里,而我双腿不足支撑身体的重量,我痛苦的一头栽倒在 那里,气喘吁吁了。

   「冬梅,以前都是我不好!西施~ 西施~ 至少给我们一次机会!重新开始~ 」
 「重新开始,就可以改变我的伤痛!一句重新开始~ 就可以让我死去的全家都活 过来吧~ 你这个畜牲!你杀害了我表妹一家,只是因为她们在网络上,发表了抨 击清政府的帖子!现在大清王朝已经失去了半壁江山~ 你~ 给我听好了,现在你 这条狗,已经没有什么利用价值了~ 我不知道为什么上天又把你还给了我!可是 我知道~ 我无法杀死你因为你是不死肉身~ 但是我要让你生不如死~ 」吴冬梅抓 住我的领子,轻柔的摇晃起来了。

   「还有多少人看见他~ 」吴冬梅警惕的问着身边的人。「回禀当家的,有很 多人都看见了,不过大家都没有认出来~ 我们认出来了直接把他给您领来了!这 是女佛赐予给您的礼物!哈哈!」一个女孩子,双手合十,轻柔的诉说起来了。
   「很好~ 这个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~ 把他带下去,好好治疗一番~ 治疗好了 之后,我要让他跟我回到广东一趟~ 我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罪行,并且赎罪!」 吴冬梅站在那里,就这么冷笑得看着我。

   「张化~ 我要让你一辈子给我当奴~ 一辈子给我死去的亲人赎罪!首先从我 的父亲开始!」「冬梅~ 你父母的死,不是我干的~ 冬梅~ 」我痛苦的爬行起来,
 就这么尴尬的看着自己的前妻,我感觉到一种悲凉,一种无奈了。

   「这是报应~ 是女佛把你还给了我~ 现在我就要让你好好赎罪!哈哈~ 」吴 冬梅冷笑的看着我,而她的内心当中,早已经构思好了报复的手段了。

               广州郊区坟场

   在广州的郊区,阴森森的乱葬岗。这里丘陵浮显,周边都是沙地。风吹拂起 来,沙土轻柔的荡漾。还有一些绿色的干草,在光秃秃的山坡上遮掩覆盖。一些 随意堆积的尸骨,就这么摆放在那里。还有一些墓坑,被人新鲜的挖掘开,似乎 暴尸荒野,在那里羞辱一番了。

   被挖掘出来的,是一个妇女的骸骨,她茫然的用白花花头骨,她的双眼眶凹 陷,而她看着天空,似乎保持一种悲情,一种惆怅了。

   根据大清的律法,墓葬也是分开的。分为几种,一种是结婚的女性,可以和 男性安葬在一起。另外一种,就是未婚的女性,这个是单独开辟墓地安葬的。虽 然现在不到清明,可是我们也来这里扫墓了。

   「爹~ 娘~ 当年我们全家惨死,被奸人杀害,女儿卧薪尝胆,终于有了一番 事业。您可以瞑目了~ 女儿来看你们了!」吴冬梅轻柔的捧起酒杯,在那里那一 些酒水,泼撒下去了。

   「呼呼~ 」阴冷的风吹拂起来,而我跪倒在那里坟墓前,感觉到一种庄严, 一种悲情了。当年吴冬梅的父亲,吴清海,来到广州上任知府。想不到全家19 口,全部被杀,而吴冬梅一个人,侥幸生还。她顺着河流跑了出来,途经接近1 年,一路上寻找,来到香橙,遇到了我。

   1年之后,重新回到这里,而一切的往昔,似乎历历在目,也似乎多了一种 无奈的悲情了。

   「相公~ 我没有什么说得了,我吴冬梅已经是张家得人了!只有甘心跟着张 家,生儿育女,嗯~ 把我们的麒麟门,发扬光大。仅此而已~ 」她轻柔的捧起酒 杯,再次在坟墓旁边,泼洒起来了。

   「这曾经就是我的唯一的愿望~ 一个女孩子,找到一个如意郎君,一个深爱 自己的男人!可是我不曾想到,你一个人跑了,去了河南,竟然一去不复返,竟 然一个人,把我们狠心的丢下!让我孤苦伶仃一个人,守护着麒麟门~ 让我一个 人,在香橙挣扎~ 甚至我的表妹一家,都被你杀害~ 你不感觉到,自己是有罪的 吗!」她跪倒在那里,眼泪湿润了眼眶。

   「不~ 不是的!」我呻吟起来,就这么尴尬万分了。「杀害你表妹的,不是 我~ 是大清王朝,是网络严打~ 如果我知道~ 这个悲剧,绝对不会发生了~ 西施
~ 西施,我求求你,再给我一次机会~ 再给我一次机会!我跪下给你当奴~ 」 「在外面好勇斗狠~ 你强大的时候,你当2品北公爵时候,怎么没有想到给我一 次机会呢!现在你被打残了~ 回来让我给你一次机会!好~ 我就给你一个机会! 可是你必须快点给我好起来~ 我就让你,当着我爹娘的坟墓发誓~ 说你一辈子~只爱我一个女人~ 如果今生今世~ 再敢跟别的女人有不清楚的关系,我就亲手阉 割你!把你的* ,拿去喂狗!」吴西施看着我,而她本来名字叫做西施,只是后 来因为潜逃,改名换姓了。

   「西施~ 不要这样~ 你知道的,我已经有了3个美艳的娘子!我~ 这次被贱 人陷害~ 你要相信我!」「好~ 我现在就动手~ 然后把你埋葬在我父母这里~ 我
 看1年之后,你也好像这个女人一样,变成骸骨~ 我看你说什么~ 」吴西施冷笑 得看着我,而她一把将我推倒在墓坑前,而我痛苦万分,完全失去了反抗能力, 只有变成一个逆来顺受,任由别人折磨的小可怜了。

   「江湖上有大的浩劫~ 幽冥鬼王重出江湖!在中原地区生灵涂炭!昔日白玉 郎联合水昌派众多高手,都不是他的对手~ 嗯~ 西施~ 西施,我要回去,拯救我 的家人!我要拯救中原!」我痛苦的跌跌撞撞,就这么爬行起来了。

   「我不管~ 我要你一辈子爱我一个女人!否则我现在就把你剪掉,我得不到 得,别人休想得到!」吴西施一把抱住我,轻柔的亲吻起来了。「你知道~ 当我 第一次遇到你的时候,我就知道,我宿命当中,跟你有夫妻的缘分,现在就让我 们一切重新开始,我们联合起来,把麒麟门一起发扬光大~ 然后再孕育我们的孩 子~ 过去的一切,我可以既往不咎,我只要你~ 跪在我父母的坟墓面前,磕3个 头,然后经常来看看我表妹,看看我爹娘就好了~ 」「西施~ 西施~ 你难道真得 不嫌弃我~ 你真得愿意跟我重新开始!可是如今,麒麟门一切都不在了~ 还要重 新来~ 我在大清的一切,只要我们回去,你就是2品的诰命夫人,还有郑县,我 们是一个县的地方长官!我们可以解救一方百姓~ 难道你真得不愿跟我回去~ 」 「我哪里都不要去~ 如果你去了~ 又不知道哪个女孩子,把你的魂魄都给勾引走 了~ 就让他们以为你死了~ 现在你是我的私有财产~ 你属于我~ 我只要你爱我一
 个人!这就足够了~ 我一辈子当你的小西施~ 」她轻柔的勾搭我的肩膀,就这么 暧昧的抚摸和亲吻了。

   「西施~ 你知道的,我从来没有放弃过对于你们的寻找!可是我郑县那里, 2品官员~ 6000亿人口的生杀大权,都在我们掌握下~ 不比我们在街头,当 蛊惑仔每天被人追杀砍得好~ 你想想看,一个城市~ 6000亿人口~ 」我在那 里诉说起来了。

   「你在香橙,现在控制几条街道呢~ 」我反问起来,而她茫然的看着我。
   「我~ 手下就一个小酒馆而已~ 」吴西施眨动自己的双眼,有些茫然了。 「那不就得了~ 只要你能跟我回到郑县~ 我立刻给你3条街~ 让你照着~ 谁敢欺
 负你~ 只要你打出来我们麒麟门的名号!就没有人敢动了!」我在那里,激情的 劝说起来了。

   「真的啊~ 那么你为什么被人把双腿都给打残了~ 」吴冬梅好奇的询问我。
   「这个是因为对方偷袭~ 只要我们能回去,必然会东山再起的!」我兴奋的 握紧拳头,而我的内心当中,产生了一种暧昧的,一种风情万种的想法了。

   「你不能欺骗我,你知道的哦!欺骗我下场很悲惨的~ 」吴冬梅拥抱在我的 怀抱当中,轻柔的躺倒在坟场上。

   「我怎么会欺骗你呢~ 嗯~ 拉钩~ 我会承认你是我的5夫人~ 你知道的,我
 是朝廷的2品大官!很多女孩子巴解我的~ 重要的,我们需要找一些高手,集中 一些江湖上的高手,对付鬼魅幽冥族~ 唯有这样~ 我们才能一起把麒麟门光大~至于说你家~ 我这就奏请朝廷,给你的表妹全家平反~ 并且追认为贞节烈女~ 这 样总可以了吧~ 赔偿你们冤狱的补偿~ 我甘心把我的全部收入,每一个月俸银6 000元,全部都交给你!当作保护费好了~ 」「6000块~ 哇~ 嗯~ 河南地
 区真的好穷哦~ 才6000,不如在这里收取保护费的哦!」吴西施看着我,而 她有些恋恋不舍,这种江湖女流氓的生活了。

   「冬梅,一个小酒馆~ 交给你的手下经营就好了~ 你跟着我,我们重返河南~ 我给你开设一个大的,因为我是朝廷的命官,所以没有税收,我还可以给你招 商引资的特别优惠!这样一来,每次招标,每次举办宴会,我都让你中标~ 每次 带客人消费~ 都去你那里~ 我们公款报销!你知道不知道~ 在中原地区乃至大清,
 都有一条俗语~ 再穷不能穷干部,再苦不能没礼数。穷庙富方丈~ !我是大清的 张大青天~ 我不能收受贿赂的。不过我的娘子们~ 开设一些赌场,酒馆什么呢~就算活跃精神文明建设吧~ 」我轻柔的拥抱她的肩膀,在那里呻吟起来了。

   「太好了~ 我这就召集手下~ 跟你回河南去,你现在几个妻妾都被抓走了, 我还真没有想过!嗯~ 」吴冬梅红韵脸蛋,羞愧万分,更加多了一种女性的柔情 了。

               河南郑县府衙

   从香橙记忆点出发,来到了郑县衙门,而如今这里,失去了李芳芳,刘思薇, 陆淑娟3个女子,顿时整个衙门一下子冷清了很多,哭泣声音一片了。

   「少爷回来了~ 少爷回来了~ 」刘小翠看着我们,就这么突然回去,呐喊起 来了。

   「嗯~ 我的芳芳~ 我的芳芳啊~ 」我的父亲张大刀,就这么手持拐杖,痛苦 的蹒跚走出来了。「芳芳,小兔崽子~ 怎么一个人回来了~ 你的两个娘子,还有 我的芳芳呢~ 」他气愤地看着我。「好你个臭小子~ 这个女人是谁?」「父亲~这就是孩儿经常给你说得,西施姑娘~ 她叫做吴西施,以前她自称是吴冬梅地~ 」 我轻柔的介绍起来,而我双腿经过吴冬梅得一番调理,已经恢复了一些,支撑拐 杖,自己能走了。

   「西施拜见父亲~ 」西施就这么轻柔的抱起拳头,而为了给公爹一个好印象, 根据现代的规矩,儿媳妇都要行跪拜礼。西施穿着一身优雅的青色旗袍,而她性 感的曲起膝盖,就这么跪倒在台阶上。

   「好了~ 5夫人~ 嗯~ 小兔崽子~ 不简单~ 就这么失踪半天功夫,就纳妾了
~ 你纳妾我不管!我要我的芳芳!芳芳~ 」张大刀痛哭流涕起来,而他捧起一块 红色的手帕,在那里哀叹起来了。「芳芳,以前你对于我们张家子孙纠缠不清! 现在我希望你来纠缠我~ 为什么离开我们了~ 你不能死~ 你不能死~ 」「父亲~
芳芳没有死~ 她不过是被幽冥鬼王抓起来了~ 」「幽冥鬼王100年前已经在江 湖上消失了~ 难道说~ 他又活过来了,这次附身在谁的身体上!」「不知道~ 那 是一个自称幽冥鬼族的高手,昔日被冷月山庄的祖先欺骗去了冷月山庄,将他毁 容,并且切掉生殖器,而且他也是一个仇恨水昌派的高手!我的两个娘子,淑娟, 思薇,都被他控制了~ 连您最喜欢的芳芳~ 都被他抓走了,还要册封他当妖姬~当阴魂嫔妃~ 」「放肆~ 我张大刀,一把大刀走遍江湖,如果不是我昨天受伤了, 我怎么可能让芳芳一个人去呢!我来对付这个老匹夫!孩子,给父亲看好家~ 」 「爷爷我跟你去~ 我还要营救柳儿呢~ 」张小刀跟随过来,而他跟着自己的爷爷, 关系特别好了。

   「父亲~ 孩子~ 你们稍微等待,让孩儿把伤势养好~ 幽冥鬼王的功夫,不是 一般的高强,我们需要广泛的召集各路的江湖高手~ 一起闯关,只有这样,才能 乱中取胜~ 否则我们几个人去了。就是被大小鬼车轮战,我们就支撑不住~ 昔日 忘记了~ 只是郑县500个江湖高手,就让我们吃尽苦头~ 何况现在芳芳不在我 们身边~ 我们更加要小心谨慎了~ 」我在那里轻柔的诉说,而我希望自己的父亲, 可以小心,可以体会我的心思了。

   「那也不能看着芳芳受苦,不管~ 你们留下~ 我跟小刀两个人去~ 我就不相 信,老匹夫的美女山庄,比我金山寺还难闯~ 」「父亲~ 让我休息休息,等待我 身体康复了~ 我们祖孙3个人,一起去~ 」我抱起拳头,就这么目光坚定,非常 有信心了。

   「婉儿~ 来见过你的5娘,吴西施~ 」我轻柔的介绍起来了。「婉儿见过5 娘~ 父亲~ 你怎么有了5娘子,也不告诉我们~ 害得我从小都不知道了~ 」张婉
 茫然的看着吴冬梅,有些尴尬,有些好奇了。

   「这个给你~ 」吴冬梅拿起一个红包,轻柔的塞给张婉。「谢谢~ 」张婉尴 尬的接过,就这么收入自己的口袋里面了。

   「你是南方人吧~ 听你的口音,好像是~ 」张婉好奇的看着吴冬梅,而她从 小在中原地区长大,听到南方口音的姑娘,十分的好奇了。

   「我长期生活在广东,后来去了香橙。我的父亲是潮州人,我的母亲是苏州 人。嗯~ 也算是吧~ 只是我的父母都不在了~ 我看见你们家里这么和谐,这么一 个大家庭生活在一起,真得很幸福!其实我本来不打算来的,可是我一看~ 来到 这个家特别的亲切~ 婉儿~ 你的爷爷最多只有150厘米高~ 罗锅腰,罗圈腿~嗯~ 好像老猴子~ 还有那个张小刀~ 是他的孙子~ 他的那个儿子,孩子都这么大 了!跟他爷爷真像~ 」西施捂住嘴巴,到了家里,才最终笑出来了。

   「你可不能这么说,爷爷可厉害了!而且还是小心眼~ 他最不喜欢别人说他 老猴子!除了他自己说!张小刀,是我父亲~ 也就是你现在夫君的儿子!他的母 亲是突厥国公主长孙红娘~ 」「孩子这么大了~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呢~ 」吴冬梅 看着我。「我还以为你只有几个娘子,都是单身呢~ 嗯~ 真惭愧~ 看来我这么年 轻,就要当后娘了~ 」「5娘~ 可不能这么说,我妈妈还有淑娟阿姨!不会这么 轻易死去的~ 我相信爷爷,还有父亲,一定能把她们营救出来幽冥鬼谷!」张婉 水灵灵的,十分的聪明,而她让吴冬梅,进入这里,就万分的喜欢了。

   「嗯~ 看来我的想法,真得很惭愧~ 我来到这里,就是想怎么收取保护费! 怎么赚钱~ 我一看你的院子!哇~ 太气派了~ 你知道的,香橙房价很贵的,15 平方米的房子,都要100多万~ 最便宜的贫民窟,起码也要50万。你的庄园~ 好大,真得好大~ 」「这是衙门了~ 这就是郑县衙门。有3堂,大堂,2堂, 还有秘密的3堂。西侧是女囚犯监狱,还有地牢。东面住宿我们~ 北面还有一个 院子~ 5娘~ 嗯~ 你看起来好年轻!」张婉看着吴冬梅。「嗯~ 淑娟姐姐也是家
 里的丫环,不过别人从来没有把她当作丫环~ 您来也是当丫环的!」「喂~ 这么 大院子~ 我一个人哪里清扫过来~ 嗯~ 哇~ 如果出租出去,收房租都赚发了!」
 西施看着院子里面,而她第一次来到河南,看什么都新鲜了。「我们开设店面, 对外招租~ 这样一来,将衙门空闲的房子,变化成为现金~ 」「根据大清地律法, 郑县属于我的附属封地,你看,衙门外面的1条街道,大大小小上百个店铺。根 据大清律法,这些地产,都属于我们衙门的。可以收税~ 不过我过去从来没有收 税过。都是红蝎帮,以及一些江湖门派收~ 现在这些,都是你的了~ 只要你有能 力,把你的人马组织起来~ 就可以收保护费了~ 不过那不是保护费~ 我定下一个 红头文件~ 郑县衙门官府令,为了促进生产和谐,为了促进社会发展和精神文明 建设,统一取消各种苛捐杂税,只要交纳朝廷的税银,就可以得到朝廷的庇护! 这样一来~ 我们把郑县地区推广开来~ 建设一个大的门派~ 我以前吃亏~ 总是希
 望10多人,7,8把刀~ 现在看来不行了~ 你能回来~ 是我的福分~ 都交给你
 了~ 」我拿起一些地契,轻柔的交给吴冬梅。「这是那条街道的地契!恩~ 拿着 这个,你自由招租,自由收取费用~ 不过一定要讲究江湖道义的~ 」「太好了~当家的,我在江湖上不是一两天了~ 收保护费~ 不~ 收税这个事情,交给我最在 行了!俗话说,该扎不扎,上房揭瓦。该流不流,赶猪牵牛~ 」「哦~ 听起来好 像收租子呢~ 」「嗯~ 不对~ 是这个~ 总之交给我就好了~ 对了,这些钱怎么办
 呢?」「我是大清官~ 当然我不能保管呢~ 我两袖清风~ 何惧别人的议论~ 不过
 我有一个要求!不能放在我的户头下,你也不能承认最后收取都给你了~ 所以你 要洗钱~ 」「洗钱~ 我会~ 在当地经常干这个~ 卖摇头丸,还有盗版光盘~ 我什
 么都干过!嗯~ 交给我好了~ 」「父亲~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~ 」张婉看着我,托
 起自己的下巴,有些无聊了。

   「父亲,你怎么找了一个女流氓回家呢~ 我们家里,不是一向清廉,怎么学 人家收保护费呢!这不是坏人才干的!」张婉好奇的看着我,有些悲伤,有些难 受了。

   「婉儿~ 以前爹就是吃这个亏,你看那些江湖门派,欺负我们家门上,就我 们10多个,7,8把刀怎么是人家的对手呢!现在让你的西施娘,多多赚钱, 然后把别的江湖地盘控制的,都划归到我们麒麟门下,这样一来,我们能扩大江 湖实力!如果让柳红艳那种人控制江湖,还不如我们麒麟门控制!要杀幽冥鬼王, 一两个人绝对不可能的。所以必须要集中大家的力量~ 」我握紧拳头,就这么看 着张婉。

   「那么我落在后娘手里~ 婉儿不要~ 婉儿一定让爹爹,把娘给拯救回来!」 「你放心吧婉儿~ 」我轻柔的搂抱她,而我感觉到一种悲情,一种无奈,更加多 了一种莫名奇妙的惆怅和悲剧了。我甚至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我唯一希望的, 就是能尽快把麒麟门重新建立起来,唯有这样,才能在江湖上,有一番作为了。
              162、大刀挑战

           3008年6月12日星期六鬼城

   「想让我释放你的娘子,必须答应我们大王3个条件!」柳红艳风骚的坐在 那里,她抚媚得玩弄自己的裙子,充满了妖娆。她迷人的嫩脚轻柔的扭动光头, 风骚无比,挑逗万分了。

   「第一个条件,我们大王已经被毁容100多年了,而且经过上次的大战, 他身体受到严重的创伤,正好可以不要了,他特别希望重新恢复英俊潇洒的不死 肉身!所以经过寻找,特别选择了林凤娘的舅舅李金!你知道的,如果他不愿意 这么干,那么我就让你两个心爱的娘子,变成没有脑袋的女鬼!嗯~ 」柳红艳风 骚的翘起脚丫,就这么踩踏我。

   而我跪倒在她的脚下,当一个可怜的脚奴,那种悲情,痛苦万分,悲惨无比, 实在是无法用语言来形容了。

   「李金是一个吃软饭之人~ 不过他已经成为不死肉身。他会愿意让出来自己 的肉体吗!」我尴尬的舔允柳红艳的脚丫,尽力表现出来一种温顺和优雅。

   「那我不管~ 不过说真得,这么一个大帅哥,以前堪称江南第一风流才子。 他还和白素贞,有了肌肤之亲,生下一个孩子。不过这些我们大王都知道了!林 凤娘的舅舅,也是你的舅舅,因为你们之前有婚约。所以应该彼此都有联系~ 重 要的,控制他的身体不是全部,只是晚上。每当太阳落山时候,我们的鬼王会控 制那个身体。而太阳升起时候,他会恢复成为李金~ 重要的,只要夜色就足够了~ 」「柳红艳~ 鬼姬~ 我求求你~ 放过我的娘子吧!我给你舔允脚丫,我给你当 奴!第二个条件呢!」我痛苦万分,就这么捧起柳红艳的脚丫,羞愧无比,挑逗 风骚了。

   「第二个条件,就是麒麟门从此之后,加入我鬼魅幽冥族,一起做一番事业! 至于说张大刀那个老猴子,你要想办法说服他,一起加入鬼魅幽冥族。至于说第 三个条件,就是你,必须世代忠诚,听从我的命令!嗯~ 好乖乖~ 不要这样~ 如 果你答应了~ 就可以带着你的娘子走了。」柳红艳用脚丫蹭触我的光头,而她性 感的一脚踢翻我,就这么色眯眯的呻吟起来了。

   「好~ 我答应你们!只求你们释放我的娘子,我答应。」我羞愧万分的过去, 而我感觉到自己已经在泥潭当中。越陷越深了。

   「好乖乖~ 我等你~ 至于说别的命令,我稍后传达给你~ 」柳红艳风骚的抚 摸我,亲吻我,让我体会一种暧昧的,优雅的韵味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开封府

   「让我拥有天下第一的功夫~ 这么好的事情,怎么会落到我的头上!张化, 你老实说!是不是背后有什么阴谋~ 」「舅舅,虽然我和林凤娘最终没有结婚, 不过在我心目当中,始终把您当作舅舅,我的长辈!难道你甘心,被白玉郎夺走 你心爱的白素贞,难道你甘心,一辈子吃软饭!你没有想过,拥有天下第一的功 夫,并且拥有很多美艳的女人!你可以随心所欲~ 画你的春宫画~ 」我在那里, 面对李金,优雅的劝说。

   「哈哈~ 别说了,让幽冥鬼王附身我的身体,除非我死了~ 嗯,你不用说我 就知道你在干什么!张化,如今鬼魅幽冥族重出江湖,绑架了你的两个爱妾!可 是我也断然不能拿自己的生命去给你们垫背!」「舅舅~ 不是垫背,你拥有白天 的时间,而鬼王拥有晚上的时间!能选中你,是你的福气,很多人想找这种机会 都没有得!」我在那里劝说起来了。

   「幽暗当中无尽的美女,那些美艳的女子,都有你来享受~ 」我跟着他,就 这么劝说起来了。

   「你做梦~ 我李金虽然是一个吃软饭的,可是堂堂3分骨气,还是有的。我 已经有了小敏,我已经是开封府尹的丈夫,人就要知足常乐~ 所以你请回吧~ 我 奉劝你~ 不要再江湖上的邪路上越走越远!跟着鬼魅幽冥族的,没有一个好下场 的!他们是邪党魔教!」李金在那里,背过身体了。

   「那么对不起了~ 得罪了~ 柳红艳~ 我已经帮你找到了李金,抓住他!」我 在旁边喊叫起来。

   「呼呼~ 」阴森森的风吹拂起来,而一瞬间,窗户关闭上了。「啪~ 」一个 鬼魅的女人影子,恍惚的进入这里,而她的身法很快,就这么一下子逼近了李金, 掐住他的脖颈。

   「啪~ 」李金舞动双手反抗,而他是一个吃软饭的,功夫十分平凡了。「放 开我~ 放开我~ 你这个妖女~ 妖女,小敏救命啊~ 救命啊~ 」李金痛苦的挣扎,
 惨叫起来了,没有人能想到,在开封府绑架府尹的丈夫了。

   「什么事情~ 」门外站岗的士兵进入这里。「啪啪~ 」柳红艳快速的转身, 飞刀投掷过去了。「啪啪~ 」「哇~ 」几个女兵痛苦的胸口中刀,悲惨的栽倒在 血泊当中了。

   「小敏~ 小敏~ 」李金捂住自己的脖颈,就这么痛苦的哆哆嗦嗦,躲藏在赵 敏身后,而她已经从墙壁上,取下手中的长剑,指着我们。

   「张化~ 我真的想不到,你妄为男人,竟然多次投靠邪党魔教!帮忙他们为 非作歹~ 想不到你出卖了莺格格,如今又来残害我~ 念在往日夫妻的情面,我不 想跟你动手~ 你走吧~ 」赵敏轻飘飘舞动自己的长裙,阴柔的挥舞手中的长剑。
   「哈哈~ 小敏~ 是你先背叛了我,是你背叛了我!你不能责怪我,找到李金, 是鬼姬的意思!现在你们的事情,你们自己来解决~ 鬼姬~ 我实在不知道该干什 么!」「废话~ 我让你来是看笑话的~ 还不动手~ 」柳红艳快速的掏出手中的飞 刀。

   「不要~ 」李金捂住光头,就这么丢下小敏一个人,扭头就跑了。「哪里跑~ 」我快速的冲过去,就这么堵截起来了。「嗨呀~ 」我飞起一脚过去,一脚踢 打在这个男人身体上。

   「让我走~ 让我走~ !我不要加入鬼魅幽冥族~ 我不要~ 因为在鬼城根本没
 有太阳!终日都是阴暗的!终日都是阴暗的~ 」「答对了~ 哈哈~ 」柳红艳阴森 森的嘲笑起来,就这么过去,一把抓住李金。

   「相公~ 」赵敏阻拦起来,痛哭流涕,而她想不到,竟然会发生这种人间的 悲情惨剧了。

   「对不起了小敏,不要责怪我!嗯~ 我们抓他也是迫不得已~ 嗯~ 」我哀叹 起来,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。

   「我跟你拼了!禽兽!」赵敏愤恨无比,就这么一剑刺杀过来了。

   「呀~ 」我快速的舞动手中的双刀,就这么夹住她的长剑。「不要这样小敏! 不要~ 」「吱吱~ 吱吱~ 」刀剑交错起来,而我感觉到一种内心的肝肠寸断了。
                 鬼城

   「啊哈哈。哈哈~ 想不到我们竟然还能重新做人!感谢鬼王~ 感谢刘夫人。」 鬼王的手下,纷纷跪拜在那里,就这么磕头表示谢意了。

   「嗯~ 大王,现在您的手下,已经在刘思薇得治愈下,全部康复了~ 而且恭 喜大王,重新找到了不死肉身。您现在是英俊潇洒,风流倜傥~ 凭借这幅新容貌! 您一定可以重新享受人间的一切!」柳红艳轻柔的跪倒在那里,就这么请示起来 了。

   「哈哈~ 哈哈~ 说得没有错,我们鬼魅幽冥族,此番重出江湖,只有一个目 的,就是首先控制北方,接下来打败我们的宿敌水昌派,逐渐的占据江南!我们 要统一江湖,一个门派,一种声音!哈哈哈~ 」「恭喜大王早日心想事成!嗯~不过,臣妾有一个事情,既然麒麟门已经决定归顺我们了,是不是可以考虑,处 于笼络人心的目的,把刘思薇和陆淑娟释放!」「释放~ 那是不可能的。刘思薇 是妙手回春的女神医,把我手下的伤势,都给治愈了,更加重要,我们要抓捕一 些江湖人物,逐渐的控制各个门派。我的幽冥鬼谷,风景很不错。这些美女,不 可能离开了!」「鬼王~ 你~ 怎么不遵守信用?这样传说出去,你们~ 你们!」 我跪倒在那里,而我看着李金已经被鬼王成功附体,顿时感觉到一种可怕,一种 冷漠了。

   「放肆,你一个失败者,有什么资格谈论信用!大王,不如我们把这个臭小 子杀了!根据鬼魅幽冥族的规矩,所有的女人,都要优先给大王享用的!其余的 人,最多只能有1个妻子,2个小妾。这是规矩~ 没有规矩怎么能行呢?」「我 就知道你们会这样~ 我就知道~ 不~ 我求求你们了!释放刘思薇和陆淑娟吧~ 我
 求求你们了!从此之后我们井水不犯河水,我们~ 」我痛苦的跪倒在那里,就这 么哀求起来了。

   「人是绝对不会释放的,不过你在我这里住宿下去,我没有什么意见!就这 么决定了。为了幽冥鬼谷的清洁和安静,纵然这里有成千上万的美女,都是本王 一个人的!谁有意见~ 我就杀了他~ 哈哈!」「鬼王~ 老兄弟,又见面了~ 」我
 的父亲张大刀,来到这里了,而他玩弄手中的麒麟刀,就这么轻柔的晃动起来。
   「张大刀~ 不要以为你再江湖上名气大!就有一番作为了~ 现在我有了新身 体~ 我,已经是天下无敌的功夫了!你们张家刀得人加起来,都不是我一个人的 对手!我压抑了很多年的愤怒,终于可以发泄了!」「荒谬到了极端!绑架我张 大刀的女人!还要威胁我的儿子!你是不想活了!今天不剁了你!我就不是你爷 爷~ 呀~ 」张大刀舞动手中的麒麟刀,快速的斩杀过去了。

   「呀~ 」鬼王站起来,就这么跟张大刀战斗在一起,而他突然发现,自己的 内功丧失了很多,而李金的身体,还算非常孱弱了。

   「啪~ 」张大刀一掌将他打翻。「哇~ 」他痛苦的栽倒在地,悲惨万分,呻 吟无比了。

   「出来做兄弟的,就要讲究一个义字!你自己霸占那么多美女,看得我老刀 好心疼!又来抢我的女人!我跟你拼了~ 」「救命~ 救命~ 」

   「谁也不准动~ 」李芳芳出来,就这么喝斥起来。「鬼王~ 好久不见了~ 虽 然你给我戴上脚镣,可是在我内心当中,最爱的人~ 就是张大刀~ 按照你的吩咐, 我已经把你原来的肉体,烧毁了~ 现在,你的新身体如何呢?」「妖女,你敢背 叛我~ 哈哈~ 也好,张家刀的,还是一起来吧!省得我一个个对付了!」鬼王突 然扔下自己的披风,转身逃离这里了。

   「不要走~ 」张大刀追赶过去,而想不到柳红艳,3把飞刀,瞬间投掷过去 了。

   「小心父亲~ 」我快速的冲过去,一把推开他。「啪啪~ 」「哇~ 」我被柳 红艳地飞刀击中,痛苦的跌倒在地板上了。

   「呀~ 」张大刀舞动麒麟刀,就这么冲过去了。「啪~ 」想不到李金一把拿 起自己的幽冥鬼斧,巨大的斧头在他的手中,而他一身黑色的长袍,充满了阴森 森的气概。

   「呀~ 幽冥鬼斧对麒麟刀~ 嗯~ 江湖上最传奇的两把兵器,如果碰撞在一起,
 会产生什么效果呢!我迫不及待,看着张家刀被毁灭了~ 哈哈哈~ 」「要你的命~ 呀~ 」张大刀快速的翻身,就这么一刀斩杀过去,而他握紧手中的大刀,就这 么拼杀过去。

   「叮当~ 」李金快速的躲避,舞动自己的巨斧头,抵抗起来。「好快的刀! 不过可惜~ 你这把老骨头,已经不行了~ 还是让我快点送你上路吧!」「父亲小 心~ 」我痛苦的抚摸自己的胸口,就这么爬行起来了。「别动~ 」柳红艳一脚踩 踏我的胸口,就这么轻柔的迈动光脚丫,风骚的扭动自己的身体了。「好好看着~ 你的父亲如何悲惨的死去~ 这是一个过程!不肯归顺鬼魅幽冥的人,都会最终 死去~ 除非现在跪下~ 跪下给我们鬼王磕3个头,一辈子愿意当奴!」「嗯~ 」 张大刀快速的跳跃起来,就这么施展自己的内功,斩杀过去。「麒麟断月斩~ 」 「呀~ 劈山断水斩~ 呀~ 」李金舞动手中的斧头,就这么迎接过去了。最快得刀,
 对于最强大的鬼魅幽冥斧头,两个绝世高手,战斗在一起了。

   「啊~ 爷爷~ 」张小刀悲惨的喊叫起来,只是听到清脆的声音。「叮当~ 」 作为麒麟门的宝贝,想不到麒麟刀,竟然断裂了。

   「嗖嗖~ 嗖嗖~ 」旋转的半截刀,插在地板上。而张大刀,面色如土,拿着 半截断刀,痛苦的站在那里,面容表情复杂,毫无反抗的意思了。

   「麒麟刀~ 断了~ 人在刀在!刀亡人亡~ 鬼兄~ 既然我张大刀,栽在你手中
 了,要杀要剐随便你!我只求你把我的儿子,孙子都放了~ 事情我一个人承担~ 」 张大刀跪在哪里,而鲜血顺着他的手掌流淌下去了。

   「哈哈~ 痛快~ 张大刀,我知道你也是不死肉身!为什么要杀你呢!难得有 你这样的高手,如果你愿意跟着我一起打天下,光复麒麟门,就当我的左膀右臂! 我保证让你们麒麟门,再江湖上中兴!如果~ 如果你愿意走~ 带着你的断刀~ 还 有你的子孙,离开好了~ 从此我们井水不犯河水~ 」「大刀~ 我跟你说了很多次 了~ 就你的功夫,不要自不量力了~ 我刚才不过是为了减少兄弟们的牺牲,避免 在你的麒麟刀下,多一些冤魂而已,我们当家的一个人收拾你就足够了~ 是不是 呢~ 」李芳芳迷人的扭动自己的身体,拖动脚镣过来了。

   「张家刀绝对不能投降~ 你们都走~ 事情我来承担,我是家里的长子!嗯~我愿意承担一切后果!小刀~ 我要你答应我,好好练功~ 有朝一日~ 」我在那里 痛苦的试图伸手,抓住地板上的小刀了。

   「啪~ 」不过柳红艳用光脚丫,踩在我的胳膊上,让我痛苦万分了。「别那 么着急~ 我们鬼魅幽冥族,就需要这样的勇士!大王,为了稳定军心,我建议把 他们的妻妾,还给他们好了。让他们跟过去一样生活,不过在张家府,必须安插 我们的人。而且张家,最看中他们的孙子张小刀,就把他留在幽冥鬼谷,当作人 质好了!」「哎~ 」张大刀无奈的低下光头,而他万分无奈了。「我张大刀,一 生纵横江湖,想不到强中自有强中手!我竟然失败了~ 我愿意甘心留在鬼谷,效 犬马之劳~ 至于我的儿子,儿媳,还请鬼王放过他们,让他们夫妻团聚。不然如 果别人长期找不到郑县的官员,岂不是朝廷还要指派别人来~ 如果指派别人来, 不是又要发生一番不愉快,以及各种不幸!」「张大刀~ 嗯~ 好。俗话说不打不 相识,识时务者为俊杰。嗯~ 以后麒麟门,就是我们鬼魅幽冥下属的门派!你们 就负责中原一带~ 为我们多多抓美女,多多网罗门徒!唯有这样,我们才能建立 强大的帮会!为了共同的复兴,一起努力~ 刘思薇离开鬼谷可以,但是她必须要 把医疗的秘方,以及银针,银鞭之类,全部告诉我的鬼姬,唯有这样~ 才能离开~ 什么时候我的鬼姬学会了,她就可以走了。」「鬼王大人~ 我张大刀没有什么 见面礼!在我这里,有江湖上梦寐以求的女佛转生大法金装正本,还有我们张家 刀刀谱,这是我们绝无二传的内部资料!如果大王不嫌弃,就复制一份,然后再 给我。」张大刀哆哆嗦嗦,从怀抱当中,掏出来一个纯金的小盒子,而里面似乎 包裹重要的东西了。

   「好~ 痛快~.只要能掌握了女佛转生大法,掌握了张家刀,虽然依然是无法 打过我,不过能让我的手下,功夫提高很多!好~ 本王这次特别高兴!你们把功 夫留下~ 人都可以走了!但是,不能离开郑县,随叫随到!」幽冥鬼王,就这么 端坐在宝座上,顿时冷笑起来了。

              163、丫环情怀

           3008年6月13日星期七郑县

   「把这个月的水电费,管理费缴纳出来哦!乖乖的哦!从今天开始,这条街, 就归麒麟门管理了!」郑玛丽就这么叉起腰肢走过去,而这个风骚的小女生,如 今成为了城市管理的大队长。作为美女城管,她拥有相当巨大的权力了。

   「哇~ 红蝎帮刚刚收过~ 大姐~ 麒麟门没有听说过啊!」一个女商贩,就这 么看着她,有些傲慢,有些嚣张了。

   「麒麟门,就是我们郑县知府衙门的后台~ 没有后台支撑,是不可能这样的, 少说废话!别逼迫我动手哦~ 乖乖地把钱都给我交出来了~ 一个月,一个摊位2 000块钱!」郑玛丽领着人,就这么在那里叫嚣起来了。

   「哇~ 这么黑,干脆直接抢劫好了!」旁边的人起哄起来,而人们纷纷指责 起来了。

   「你母亲的,你以为我不敢啊!2000块钱已经很少了,缴纳了2000 块钱之后,从今往后,这一个月,什么都不用缴纳了~ 否则我们罚款,整理你的 乱停乱放!总之有办法整死~ 你!当然了,第一天~ 可以优惠。如果办理年卡, 一个摊位1年缴纳18000元,就可以了,很划算的!年卡~ 」郑玛丽在那里 介绍起来。

   「你们这些衙门里面的母狗!太黑了!还是回去叫春吧!老娘没有钱!」那 个女商贩叉起腰肢,风骚万分了。

   「啪~ 」郑玛丽一脚,踢打在她的小腹上,就这么挥舞拳头殴打起来了。
   「官差打人了!打人了!」人群议论纷纷,就这么纷纷躲避起来了。「我打 你母亲~ 给我狠狠的打!小商小贩,竟然不服从城市管理者的伟大管理!往死里 打!母亲的~ 」郑玛丽就这么捋起自己的袖子,在那里非常的嚣张了。作为一个 美女小头目,她是吴西施手下,而她为了表现,显得特别的凶狠了。

   「咔嚓~ 」伴随拍照的声音,似乎有人手机在录像了。

   「谁拍照~ 谁拍照!喂~ 不要以为你长得帅气就不敢打你~ 知道你在干什么 吗?」西施叉起腰肢,就这么走过去,揪扯人群当中,那个年轻人的衣领。

   「光天化日之下~ 你们身为官员,不说为城市建设出力,却在这里公然勒索~ 我当然把你的照片拍摄下来,发布上网络,让大家好好曝光,讨论一番~ 你放 开~ 」那个年轻人挣扎起来了。

   「你母亲的~ 嗯~ 姐妹们~ 有人给我们麒麟门过不去了~ 扁他~ 」郑玛丽轻
 柔的捋起袖子,还有几个女孩子,一拥而上,把那个年轻人按倒,就这么一顿拳 打脚踢了。

   「不要!不要~ 求求你们了~ 手机给你们!不要打我相公哦!」一个哭泣的 年轻女子,就这么掏出来自己的手机。跪倒在那里,哭求了。

   「如果不来一点下马威~ 怎么能树立我们建设模范社会的精神理念呢!郑县 衙门,希望从今往后,小商小贩,一律缴纳税款~ 否则~ 这就是下场~ 打~ 往死
 里打!别停手~ 」吴西施命令起来,她兴奋得扭转自己的身体,在那里风骚万分 了。

   「不好了,官差打死人了~ 官差打死人了!」伴随民众的喊叫,顿时街道上 一片混乱了。

   「冤枉啊~ 冤枉啊~ 」「咚咚~ 咚咚~ 」伴随击鼓的声音,一个女子的哭泣
 声音,很远都能听到了。

   「哎,我说过很多次了!要文明执法~ 文明执法~ 你们可好,仅仅因为人家 拍摄官差打人,就把人家活活打死了!」「哇~ 我也没有想打死他啊!没有想到, 那么一个大男人,让我飞身过去,三两下就打死了~ 看来我的内共又长进了~ 」 郑玛丽握紧粉拳,风骚无比了。

   「大人~ 这个年头,城市管理,非常不好管理!作为官差,你们必须快,准, 狠。看到那些小商小贩,要严格的管理。如果不服从你的管理,就往死里打,打 死一两个,社会环境马上就好了!我看这样好了,赔偿他一笔钱~ 算作意外!打 发了了事~ 」「赔钱~ 西施,如果赔钱,不是说明我们错了吗!如果这个事情, 被人发表到网络上,不是给大清的精神文明建设抹黑吗!不行~ 不行~ 马上封锁 消息~ 把这一家人全部抓起来,就定下一个暴力抗法,全部抓起来,斩首示众~我让那些刁民,贱民看看~ 我大清律法,是何等的威严和神圣!嗯,一群草民而 已!赔钱~ 如果官差每逢打死一个刁民就赔钱,我的衙门岂不是赔偿光了。」 「咚咚~ 」「冤枉啊~ 」伴随一个女子的哭泣声音,真的哀叹万分,无法形容了。
   「谁在击鼓告状~ 嗯~ 给我带上来~ 」我在那里一声令下,顿时感觉到一种 内心的高傲,一种狂妄了。因为我的娘子,刘思薇,陆淑娟,被扣押在幽冥鬼谷, 正在撰写医书。而她们恐怕一时半会,无法回来了。而吴冬梅,郑玛丽在我的身 边,陪伴我,呵护我,也是一种别样的情趣了。

   「大胆刁妇!谁在那里含冤!如果是为了官差打死人的事情,我看不必说了, 我们已经打算把这个事情,当作一个负面典型抓起来。敢对抗我们神圣而且伟大 的政府执法人员!不想活了~ 打死算自杀!打死白打!非但如此,这个刁民的妻 妾,娘家人,一律抓起来。为了和谐社会的稳定,杜绝上访告状。统统抓起来~送去劳改~ 」我拍打惊堂木,非常的生气了。因为刘思薇,陆淑娟的事情,一肚 子窝火,看见这些上访告状的,内心就生气。因为我打不过鬼王,父亲张大刀还 被扣留那里当作人质,我只好把满腔的怒火,发泄在这些可怜的民众身上了。
   「张大人,我们家不是来上告的!我们家小姐,打算卖身张家,求一个活命, 不知道张大人可否愿意呢!」跪倒在那里一个清秀的女孩子,就这么摇头晃脑的 诉说起来了。

   「你们家小姐,可是你旁边这个姑娘~ 」我惊讶的冷笑起来,而我深深允吸 了一口凉气,有时候天降美女。在我眼前的两个女孩子,都是可以用国色天香来 形容了,让人看的心花怒放,内心冲动无比了。「本官问你!你是何方人士~ 为 什么非要卖身张家府衙!你不知道本官为官清廉,没有钱财淫乐的爱好吗!」 「回禀大人~ 小女子乃山东青岛,得胜楼掌柜范老财的女儿,我叫做范雪娘。我 们得胜楼,是百年的老店,在山东一带很有名气,可惜无奈。山东大旱,我们家 里遭遇了女响马子,得胜楼被砸,我的父亲含恨被杀。我们的家产,也被暴民抢 走~ 我跟丫环两个人侥幸逃脱~ 我们已经2天没有吃东西了~ 如果张家不肯收留 我们,我们只好卖身青楼~ 」那个女孩子,痛哭流涕起来,而她抬起自己脏兮兮 的裙子,擦拭自己的脸蛋了。她一身丝绸的裙子,不过已经脏的不成样子。而她 和其她山东难民一样。由于山东,河北遭受了罕见的旱灾,加上官僚贪污腐败, 大量的民众到处逃难了。

   「你家遭遇如此的不幸!不过本官是郑县的知府!山东的事情,实在是爱莫 能助!所以没有办法,我不能帮你们逃难~ 不过我打算收留你们两个女人!你们 打算作价多少,卖身进入我张家当丫环呢!」我在那里构思起来,而这两个大美 女,昔日家庭又好,还是得胜楼的千金,倘若能便宜买下,必然可以弥补我妻妾 空虚的痛苦了。

   「小女子不敢奢望大人能给多少钱,只要大人肯收留我们~ 多少钱都无妨~我们能跟着大人~ 是我们的荣幸!」范雪娘有些羞涩的侧过脸蛋,就这么看着我 了。她不好意思地挽起袖子,而她的头发凌乱,浮显油污,不过就是这样依然能 看出来,是一个大美女了。

   「好~ 那么一个人500块钱,把卖身契签署了吧!嗯~ 因为根据张家的规 矩,这些钱我们帮你们代为保管,你们需要花销了,从账房支取就可以了。张家 地丫环,没有工资!因为本官为官清廉,你们将来出头的唯一希望,就是好好表 现,争取当小妾~ 」「慢着~ 我可没有同意!」吴冬梅冷笑的,出来阻挠了。 「范雪娘~ 雪儿~ 嗯~ 如果我没有猜测错误的话,山东的得胜楼,恐怕是毁与一 场大火!据说没有人生还!生前,范老财为富不仁,到处囤积居奇,放高利贷, 完全不顾民众的生死。在大家大旱断粮同时,他却大肆哄抬米价,赚取黑心钱, 最终得罪了山东黑道,被满门抄斩,全家惨遭灭口。范老财之所以敢这么干,因 为他本身也是武林高手。据说他的女儿,范雪娘,在山东获得过好几个武林美女 皇后的称号。是~ 一个文采卓越,功夫高强的美女!张家的规矩~ 要进入张家这 个门~ 首先看你功夫好不好!合格不合格!否则~ 什么胡乱人都来了,岂不是成 为了藏污纳垢的地方?如果你真的是雪娘~ 就来跟我吴冬梅比划两下,打败我~才能进入张家~ 」「西施~ 怎么能这样呢!」「相公~ 你还不明白,自从你投奔 鬼魅幽冥,打算重振麒麟门之后,江湖上有很多人要来杀你。这么一个绝色美女 从天而降,而且现在没有活口认识她,你说不值得怀疑吗?所以我必须看看她的 功夫~ 嗯~ 来吧~ 姑娘脱下鞋袜~ 准备给我打擂~ 」「胡闹~ 」我拍案而起了。
 「西施~ 别忘记了~ 你才是5夫人~ 纳妾,收买丫环,你不能这么独断专行!必 须咨询和征求其她几个娘子的意见!」「张化~ 喂~ 怎么我救了你,你现在却这 么跟我说话!」吴西施抱起胳膊,就这么走过来了。

   「放肆~ 张家没有这么敢直呼老爷名字的~ 嗯~ 给我跪下~ 」「不好了~ 不
 好了~ 后院打起来了~ 爹您去看看吧!」张婉慌慌张张跑出来,就这么尴尬的诉 说了。

   「先把这两个女子,剃光头发,带她们去洗澡,接下来暂时羁押大牢,给她 们好生招待!我处理完毕家务,再来外面~ 」我知道后院发生的事情,一定跟我 的娘子有关了。

   今天一大早,其实陆淑娟已经回来了,长孙红娘给我借人,她非说刘思薇不 会回来了,让我把陆淑娟这个丫环交给她调教。我想不到,没有多久,就出事了。
   「好啊~ 你这个丫环~ 你说你能干什么!天天贪吃,贪睡,让你干点活,就 在那里婆婆妈妈的!今天我不好好教训你~ 我就是不是大娘子~ 嗯~ 你快点给我 下来!不然我拿起弓箭把你小婊子射下来!」张红娘叉起腰肢,手里拿着教鞭, 就这么站在下面喝斥。

   「不要了~ 不要了~ 我不要下去~ 」陆淑娟光了脚丫,就这么趴在房顶上, 而她羞涩万分,光了迷人的脚丫,轻柔的赤脚行走了。「别打我了~ 我就不是早 上把你的蛋糕偷偷吃了两个,也不能往死里打我吧!」「蛋糕,那是别人从哈萨 克斯坦捎带回来的土耳其糖膏。嗯~ 我让你个小婊子偷吃!那是一般的蛋糕,一 共就3个。你一个人吃了两个~ 我起来,就剩下半个了~ 我不教训你~ 教训谁呢~ 根据邓丽娜教义,偷窃者,必须砍掉手~ 我打你100鞭子,已经很仁慈了~ 」 「不要了~ 你让我脱下鞋,光着脚打!真得很疼啊!不要虐待我的脚丫啊!你这 么虐待,让我以后怎么伺候男人啊~ 哎呦~ 」陆淑娟抚摸自己的光脚,就这么爬 行在屋顶上。「少爷!我不要伺候大夫人了!我还要伺候2夫人~ 我不要~ 」 「刘思薇不会回来了~ 以前总是跟我争夺对于夫君的宠爱!现在你们都给我听好, 她已经给鬼王当小老婆了!不会回来了~ 四川的女人都是这么风流。昔日能跟着 张化跑了,现在一样能跟着别人跑了!嗯~ 你给我下来~ 不然我回去拿弓箭了~你让我打你100下~ 我就消消气!」「不行啊~ 我不能让你打!我虽然是丫环, 可是我是2夫人的贴身丫环,再说了,我还是小妾啊!不能这么折磨我啊!少爷~ 我求求你,再买两个丫环吧!张家府衙这么大,我忙来忙外的还要照顾这么多 人!我真得好辛苦啊!」「你~ 你~ 」我看着自己的妻妾,打的这么热闹,不由 得冲过去,一把抢夺下来张红娘手中的教鞭。「红娘~ 你作为我的大娘子~ 管理 家里是应该的,不过陆淑娟毕竟是我的小妾,虽然是一个丫环,可是也要讲究一 点道理~ 偷吃你的两块土耳其糖膏,因为她饥饿了~ 饥饿~ 再说了我怎么不知道~ 你偷偷把蛋糕藏起来~ 也是你的不对~ 所以~ 不让你打,你可能不高兴~ 看在
 我的面子上,不要用教鞭!这样打会留下伤痕~ 用小棍子好了~ 嗯~ 」「嗯~ 这
 个小骚货~ 嗯~ 嗯~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!算了,不打了!」张红娘看着我,就这 么转身离开了。「夫君,2妹妹都有贴身丫环,我也要有!这么说吧,2妹妹恐 怕不能回来了。我本来打算废物利用,不过这么一个傻妞给我当丫环,整天贪吃, 贪睡,贪玩~ 还浪费我的粮食~ 算了~ 算了~ 」「陆淑娟~ 给我下来~ 」我在那
 里训斥起来。「好~ 好~ 」陆淑娟尴尬万分,就这么羞涩的迈动光脚,小心地走 到一边。「婉儿~ 梯子~ 梯子~ 」「姐姐不要胡闹了~ 」张婉搀扶起来跌倒在地
 板上的梯子,就这么架设起来,而陆淑娟颤抖的光脚踩在梯子上,就这么走下来 了。

   「跪下~ 」我一声令下。「又不是全是人家的错~ 」陆淑娟痛苦的含着眼泪, 尴尬万分,可是进入了张家,就要遵守张家的规矩了。

   「还让我动手~ 」我抬起胳膊。她扭动自己的光头,十分的不服气,可是作 为一个身份低微的丫环,只能跪倒在那里了。

   「作为家里的第一夫人,什么事情都是张氏说了算的!你不过是一个丫环, 这么说吧,虽然外人都认为你是3娘子,可是你过去只是排名16。我不管如何, 家有家规,你给我跪在这里!好好反思~ 今天晚上不许吃饭~ 如果红娘要惩罚你~ 乖乖的跟着去~ 让她打够了~ 舒服了~ 才准~ 中间不许还手,不许反抗,也不
 许逃跑!」「少爷~ 我真的饿了~ 家里断米已经2天了,每天野菜混合稀饭,我 都要虚脱了!我今天早上去打扫大夫人的房间,我看见大夫人藏在枕头下,还有 两块干硬得蛋糕!我就偷偷吃了~ 我真的饿了~ 我这么高挑的个子!你知道我这 么爱活动,爱吃东西~ 如果你打死我~ 我也没有什么怨言!可是我真的饥饿了~ 」
 她痛哭流涕,就这么跪倒在那里,悲痛万分了。

   「所以我说了~ 贫穷不是为官的道路!您是张大青天,可是结果呢~ 人们还 是都看不起你!官员整治折磨你,甚至江湖人士都在欺负你!所以我说了,要头 脑灵活!算了算了~ 淑娟~ 如果2夫人不回来了,跟着我5夫人西施好了~ 嗯~ 」
 吴冬梅走过去,准备搀扶陆淑娟起来了。

   「谁都别搀扶她~ 让她在这里跪着!嗯~ 家里必须由家里的规矩!根据法律, 家里都是有第一夫人说了算的,嗯~ 西施你不要管!饿了可以告诉我~ 」「可是~ 可是~ 我看着你从鬼谷回来,每天忙碌政务,那么辛苦~ 我不舍得~ 我真得不 忍心再打扰你们了!」陆淑娟抚摸自己的脸蛋,痛哭流涕起来了。

   「淑娟~ 」我痛苦的走过去,一把抱住她,而我感觉到一种悲情,一种泪流 满面,一种无奈了。「红娘~ 还有~ 西施~ 你们跟着我张化~ 吃苦了~ 以前都是
 我的错~ 可是我为官清廉~ 绝对不能做出来什么对不起天理和国法的事情~ 但是 麒麟门,跟我无关~ 从今往后~ 我要让你们,过上幸福的日子!」「相公~ 你早 日明白就好了~ 嗯~ 算了你也别生气了!淑娟妹妹也很可怜,她全家都死了,她 孤苦伶仃的,只有我们这个家了~ 我这里还有一块蛋糕!如果她喜欢吃,先吃好 了!如果还不能发工资。我就把我的手镯,项链都给卖了~ 那是我的母亲,送给 我的礼物~ 都卖掉吧~ 」「不~ 不~ 」我一把拉扯红娘的胳膊。「都是我的错~
娘子们~ 从今天开始,我不会再让你们吃苦了!如今乱世~ 必须加速恢复生产建 设才是关键!要恢复生产,首先要保证秩序!要保证秩序,必须重建官府的威严。 如果不能建设官府,我们必须依靠管理江湖,来管理郑县。只有有了稳定的秩序, 才能继续发展和生产。大家相信我~ 一切都会好转的~ 」「回来了~ 回来了~ 嗯
~ 我们去街头收了一圈保护费,把那个兔崽子打死之后,效果好多了。大概有2 0多万呢!听从当家的指派~ 」郑玛丽就这么领着一群手下,把箱子搬运回来了。 因为银行关门,都是现钞,还有一些硬币。

   「好~ 去买一些好酒,好菜~ 姐妹们庆祝一下~ 这是我们麒麟门,在江湖上 站立起来的第一天!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天~ 麒麟门复兴~ 终于有了希望。我西施, 将要为了相公的宏图志愿,一起努力!」吴冬梅走下来,就这么幸福的抱住郑玛 丽。「好姐妹~ 辛苦了~ 」「麒麟门的事情,都交给西施好了~ 嗯~ 我不管,也
 不参与!我继续当我的好官员!嗯~ 如果让别的黑帮为非作歹~ 还不如让我的人 马称霸郑县。嗯~ 必须发展经济建设,必须稳定秩序!我相信,一个新的郑县, 一切都会好转的。」房间

   「大夫人~ 谢谢您收留我们~ 」范雪娘跪倒在那里,就这么几乎痛哭流涕了, 而她被剃光头发,穿上一身干净的衣服了。

   「嗯~ 只是因为我是突厥国公主,少爷对于我十分不放心。宁可把麒麟门复 兴交给西施,都不交给我!把我这个大夫人当作什么了!凡是西施说不要,我非 要留下~ 这是你们的卖身钱~ 一个人2000元!」张红娘轻柔的拿起两叠生物 塑料的钞票,放在桌子上。

   「不用了~ 我们在张家,清清白白~ 我们不要了!」范雪娘看着长孙红娘, 有些尴尬,有些兴奋了。「请大夫人妥善保管好~ 我们一定为大夫人效劳~ 甘心 听从您的吩咐!」「很好~ 这就好~ 雪儿,你跟你的丫环,过去也算是大家闺秀。 而我曾经也是突厥国的公主!我们如今在张家,一定要有一番作为。我要你们跟 着我,一起把夫君收拾得服服帖帖!唯有控制了这个男人,才能控制张家~ 当然 了,我们都是女人,每天都要打扮得漂漂亮亮,以前是我忽略了他,现在我要抽 出来更多时间,把这个家里管理好!唯有这样,我们才放心了!」「吱吱~ 」我 推开门进入这里,而我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了。长孙红娘,也就是张红娘,不愧 是女人中的公主,而她熟悉男人的心理,以前玩弄男人无数,非常了解了。知道 我刚刚买下两个美艳奴俾,必然会来这里一番观察了。

   「嗯~ 红娘还是你了解我的心思~ 有时候,你知道的,麒麟门的事情,都是 江湖上的打打杀杀,我是这么的挚爱你!怎么可能让你为我冒险呢!你帮忙我照 顾好婉儿!帮忙我把家里收拾好!也就心满意足了!因为你是正品的张氏夫人, 你所用作的,就是当好你的2品诰命夫人~ 对了。两位小娘子!不知道有什么冤 情,不妨告诉我,正好这次,我也要去山东一趟,这是顺路~ 」「哦~ 相公刚刚 回来,这就要走了~ 」长孙红娘看着我,有些风骚,有些抚媚了。

   「是的没有办法,柳红艳给我托人送信!告诉我,山东八大处掌门人汇合, 在济宁县召开一个临时的武林大会,准备商讨,如何对付我们。所以柳红艳的意 思是,杀~ 把8大派掌门人,全部杀光。能有这样力量的,也只有我们麒麟门~我打算带着刘思薇和陆淑娟去~ 你帮我照顾好家里!另外如果你们有什么仇恨, 顺便一起报仇~ 」「谢谢张大人~ 您的大恩大德,雪娘无以回报~ 山东的泰山派,
 泰安镖局等,长期勾结,为非作歹,成立了山东八大处,到处欺压残害武林同胞。 我的父亲,范老财,就是被他们害死得,还有我们家的亲人!我~ 」范雪娘痛哭 流涕,就这么抚摸自己